Loading...
Larger font
Smaller font
Copy
Print
Contents
  • Results
  • Related
  • Featured
No results found for: "".
  • Weighted Relevancy
  • Content Sequence
  • Relevancy
  • Earliest First
  • Latest First
    Larger font
    Smaller font
    Copy
    Print
    Contents

    第八章 缅因州的狂热主义

    那天晚上我蒙指示看到上帝在缅因州的圣工受了损伤,祂的儿女因一种狂热的精神而灰心分散。我们曾信任的J. T.和J. H.在敬虔的外衣下正在使战兢尽责的人恐惧。我看到我们的责任是去在缅因州作见证。2SG 43.1

    我们不久就回到了波特兰,发现弟兄们处在大混乱中。在H先生家指定了聚会,我好有机会叙述主所指示我的事。我在祈求得着力量好履行那痛苦的职责时,见了异象,当着J. T.的面再一次蒙指示看到他不敬虔的行为。那些在场的人说我在他面前把所见到的事说了出来。我出离异象之后,他说我是在一种错误的影响之下。他承认异象的一部分是对的,但另一部分是错的。他说要有属灵洞察力才能看出其中的不同;还说就是这种精神总是追随着他要压碎他,等等。我十分难过地离开了聚会,因为我有一个信息给他妻子,一个安慰她忧伤之心的信息。我去作了我的见证,发现她在哭泣,很忧伤,好像她的心都要碎了似的。我叙述了所见的异象,得到了她的证实。我们从一致的证言得知:诚实正直的宝贵生灵已遭到这些狂热分子的拒绝,且被这些狂热者说他们是被上帝拒绝的。我们还获悉这些多管闲事的人还曾聚结到我父亲家里去,使那里成了他们的停留地。J. T.和J. H.是这等狂热之徒的领袖。他们随从自己的印象和“使命感”,导致了败坏,而不是纯正和圣洁。2SG 43.2

    我们的父母既见到他们撇弃了理智和判断,便感到厌烦,并且抗议他们伪善的行为。但他们却发现无法摆脱这群人,于是他们就关闭了家门,并且离开城市去了波特兰,我有两个已经出嫁的姐姐住在那里。这并不令J. T.感到满意,当我们抵达波特兰的时候,他告诉我说,我父亲是一个注定灭亡的人。我母亲和姐姐们可以得救,但我父亲会沦丧。他所提出的理由是因为我父亲离开家时没把房子的所有权移交给他。然后我们去了波特兰,我父母讲述了他们的磨难,并且提到了在波特兰发生的事件,完全证实了在新罕布什尔州所赐的异象。2SG 44.1

    当我回到波特兰时,有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狂热派破坏性的影响。这些狂热分子似乎以为宗教乃在乎激昂的情绪和喧闹。他们讲话的态度会刺激不信的人,并使他们憎恨他们,于是他们因为受了逼迫,反倒大大欢喜。不信的人在这样的表现中看不出前后一贯的信仰来。结果若干地方的弟兄们竟被禁止不能聚会。因此,没有错误的人也和犯错误的人一同受苦了。我心中时常忧伤沉闷;眼见基督的事业竟被这一等不智之人的行径所破坏,真是极其不幸。他们非但危害了自己的心灵,也给圣工加上了一个不易磨灭的污点。何况撒但正喜爱如此。他看到真理由不熟练的工人经手;使之与谬论混合,然后一同被人践踏于尘埃,这正合乎他的心意。他得意洋洋地看着上帝儿女混乱分散的情形。2SG 44.2

    J. T.竟然使我的一些朋友甚至亲人反对我。他为什么这么做呢?因为我曾忠诚地讲述了蒙指示看到的他非基督化的行为,他便散播谎言要破坏我的影响力,证明自己是正确的。我的命运似乎很艰难。灰心的情绪重重地压着我;上帝子民的状况使我充满了痛苦,以致有两周之久我神志恍惚。我的亲戚们以为我不能活了;但同情我这种痛苦的弟兄姐妹们聚在一起为我祷告。我不久就认识到为我献上了恳切有效的祷告。祷告得胜了。强敌的势力被打破了,我得了释放,立刻进入了异象。在这次的异象中,我看到人的影响决不会在这样使我痛苦了。如果我感到人的势力影响了我的见证,无论我在哪里,只要呼求上帝,就会有一位天使奉差来搭救我。我已经有一位守护天使不断地照顾着我。然而若有必要,主会差派另一位天使来加给我力量,并且救我脱离地上的一切势力。然后我便初次看到了新地的荣耀,如下。2SG 45.1

    Larger font
    Smaller font
    Copy
    Print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