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Larger font
Smaller font
Copy
Print
Contents
  • Results
  • Related
  • Featured
No results found for: "undefined".
  • Weighted Relevancy
  • Content Sequence
  • Relevancy
  • Earliest First
  • Latest First
    Larger font
    Smaller font
    Copy
    Print
    Contents

    第十一章 访问马萨诸塞

    然后我蒙指示看到我必须访问马萨诸塞州,在那里作我的见证。我们抵达波士顿时,我获悉曾在缅因州反对我的T.几小时前也到了。我们想到我们正在那个时候被差到马萨诸塞州,是要防止上帝的子民落在他的影响之下。2SG 59.1

    根据安排,我要去罗克斯伯里,在那里讲我的信息。我发现有一大群人聚集在一个私人家庭里。我感受到了弟兄姐妹心中所存的反对情绪,但我靠着上帝的力量传达了我不受欢迎的信息。我正讲话时,一位一直反对我的姐妹站起来打断了我。她握住我的手,说:“我说过是魔鬼差遣了你,但我现在不能再怀疑了。”她向在场的人宣布我是上帝的孩子,并且宣布是上帝差遣了我。会场上的人都大大蒙福。主的能力伴随着所讲的见证,每一个人的心都得到了安慰和更新。常常带领聚会的T.哈斯金斯站了起来,脸上焕发着喜乐之光,说:“伴随着这种见证的能力也曾在1844年伴随着真理。我不指望在我们得救以前会发现比这更安全的立场了。”我们接下来访问了在多尔切斯特的尼克尔斯弟兄一家,并在那里举行了一次兴趣极深的聚会。H.再次证实主多多赐福了他,还说他能靠着所得到的力量走四十天。但T.还在发挥不良影响,要阻碍和封闭我的道路,散布关于我的谣言。曾因接受我的见证而很开心的H.落在了T.的影响之下。他变心后,情绪就摇摆而不稳定。他显然在拒绝上帝给他的劝勉。他似乎不快乐,终于陷入了认为基督在灵意上复临的观念,接受了最显著的谬论,忽视了自己的家人,娶了一个精神上的妻子,他的合法妻子却心碎而死。2SG 59.2

    我接下来访问了伦道夫、新贝德福德和卡弗。主给了我自由在这些地方作我的见证,受到了普遍的接纳,并使沮丧的人和软弱的人得到了力量。我住在O.尼克尔斯弟兄的家。他们在我受考验的时候总是对我说鼓励和安慰的话,常常为我献上他们的祷告上达于天,直到阴云消散,天国的亮光再次振奋了我。他们的仁慈不仅如此,他们还照顾我的需要,慷慨地供应我的旅费。他们因为采取立场支持我的异象而受人责备,并且因此不得不几乎不断地进行斗争,因为许多人急于使他们转而反对我。他们仁爱慈善的行为在天上有如实的记录。他们不会失去他们的奖赏。那在暗中看到每一个仁慈和慷慨行为的主,必明明地报答他们。2SG 60.1

    曾在缅因州反对我的H.立刻急速赶到马萨诸塞州,带着一份文件要消灭我的影响。我没有机会读到那份文件,或听人宣读,至今也没得到一份副本。这份文件是在我不在的时候读的,因为那时我不能亲自作答。据我所知,H.起草了那份文件,然后敦促一位姐妹签名,那位姐妹在我病得很厉害的那两周偶尔与我在一起,那时我的神志恍惚,如第51页所述。那位姐妹当时在病床上,心智极其混乱,为了摆脱H.,她便同意在那份文件上签署了自己的名字。后来这位姐妹流着泪向我承认她很后悔自己的名字在那份文件上。她不是一个守安息日的信徒,但她后来很高兴地在另一份否决那份诽谤文件的证明上签署了自己的名字。愿主引导这位姐妹接受第三道信息,愿我们能再次享受美好的合一,正是在她祈祷的坛前,我曾得到第30页所记载的第一个异象。2SG 61.1

    我们从一个曾听人在波士顿和罗克斯伯里读过这份文件的人获悉,H.曾去卡弗读那份文件。起先我感到哀伤,我不明白上帝为什么让我如此受羞辱。我曾不得不为别人遭受心灵的痛苦,而今我的品格却受到了攻击。我一度陷入气馁之中。然而当我带着这个严峻的考验来到主面前时,祂便给了我恩典去忍受这个考验。祂强壮的膀臂扶持了我。我并不是因行恶受苦,而是为基督受苦,在我之前曾有许许多多的人受过同样的苦,甚至救世主耶稣也受了羞辱和诬告,这些话似乎总是在我面前:“你能喝这杯吗?”“你能受这洗吗?”当我俯伏在主面前时,我感到我能说:让我与基督的苦难有份吧。我知道那份文件的报告是虚假的,耶稣也知道,那么我为什么还要烦恼呢?我完全相信耶稣不久就要降临,那时我在这里如此受到恶待的名誉就会证明是正当的。我便当场把我自己、我的名誉和我的一切都献给上帝,并且因和好而能说:只要让我可怜的名字记在羔羊的生命册上,就让人们照上帝所容许的对待我的名字吧。让我与基督一同受苦,以便与祂一同作王。2SG 62.1

    我姐姐在我以先去了卡弗,期待尼可尔斯弟兄几天后会带我去。宣读那份文件时她在场,并且为我受了苦。H.说他早上曾处在终夜黑暗的恐怖中。这没什么奇怪的。他担心我姐姐揭露他过去狂热的行径;但她不愿屈尊提到她很熟悉的他那部分生涯中那些卑躬屈节的狂热盲信行为。2SG 63.1

    我对那些如此利用我的人没有任意恶意。此后不久造谣中伤的人和惯于说谎的人就必得到报应。他们撒了什么,也必定收获什么。我能够向上仰望并且从心底里欢喜快乐,因为有一位永活的上帝判断一切,祂熟悉每一个人的内心,我把我的诉讼交给祂。2SG 63.2

    几周以后我访问了卡弗,发现少数人已经受了H.影响。但许多先前已经封闭的路如今打开了,我比以前有了更多的朋友。我们暂住的房子里有一位年轻的姐妹患有痉挛,我们在那里时她正遭受这种极其痛苦的疾病的折磨。人人似乎都很担心。有人说:“去找医生吧。”有人说:“用水壶烧热水。”我感到了祈祷的精神。我们便求主解救受苦的人。我奉耶稣的名并靠主的力量搂住她,把她从床上抱起来,并且斥责撒但的能力,吩咐她说:“自由地走吧。”她立刻摆脱了痉挛,并且与我们一起赞美上帝。我们在这个地方享受了严肃而安舒的时辰。我们告诉他们,我们不是来为品格辩护或揭露正努力摧毁我们感化力的恶人的,而是要遵行我们主的旨意,上帝会关注搞阴谋之人活动的后果的。我们的心得到了力量,教会也得到了鼓励。2SG 63.3

    约在此时,C. S.迈纳姐妹从费城赶来,我们相会于波士顿。复临信徒们受着各种错误的影响。认为基督在灵意中降临的观点是撒但的大欺骗,正在诱捕许多人。出于责任感,我们常常不得不作出有力的见证反对这种观点。M.姐妹的影响支持唯灵论,尽管她不愿承认这事。那些愿意不沾染这种影响的人不得不下定决心摆脱它,并本着敬畏上帝的心作见证反对它。2SG 64.1

    我们即将旅行去新贝德福德时,M.姐妹特别传信给我,要我去讲主所指示我的事。N.弟兄把我和我姐姐接到一栋聚集了许多人的房子里。其中有我曾蒙指示见到的强硬的狂热分子。他们以人为的或邪恶的影响行事,却称之为上帝的灵。我的肉眼之前从未见过他们,可是我却很熟悉他们的面孔,因为我已蒙指示看到他们的错误和腐败的影响。我感到被禁止在这样的一群人中讲我的异象。在场的有些人是我们所爱的;但他们已盲从了这种欺骗。那些头目以为这是一个有利的机会,可以对我发挥他们的影响,使我屈从他们的见解。2SG 64.2

    我知道他们的目的只是要破坏那些异象,把实际的意义灵意化,然后给我施加邪恶的影响,并称之为上帝的能力。M.姐妹对我说话,敦促我讲那些异象。我尊敬她,但我知道她被那群人骗了。我拒绝向他们讲我的异象,除了与他们有关的那部分。我告诉他们,我们与他们的灵没有关系,并奉上帝的名抵制这种灵。他们奉承我,却没有见效。然后他们就设法恐吓我,命令我。他们说我有责任告诉他们那些异象。我忠实地警告那些我认为诚实的人,请求他们弃绝他们的错误,离开把他们带入歧途的这群人。我离开了他们,摆脱了他们的影响和精神。那群人中的一部分人几周后就陷入了最卑鄙的狂热主义中。2SG 65.1

    那时真是多事之秋。我们那时若不坚定站立,就会丧失信心。有些人说我们顽梗;但我们不得不硬着脸面好像坚石,不偏左也不偏右。那些相信基督在灵意中降临的人就象园中的蛇那样曲意逢迎以达他们的目的,他们会自称有柔和谦卑的精神,所以我们不得不提高警惕,用圣经中关于我们救主亲自真实显现的见证来四处设防。2SG 66.1

    我曾多次看见可爱的耶稣,看明祂是有位格的。我曾问祂,祂的父是不是像祂一样有位格、有形体。耶稣说,“我是我父本体的真像。”我常看到,那种惟灵观剥夺了天国的荣耀,看到在许多人的心中,大卫的宝座和耶稣可爱的本体都被惟灵观的火焰烧毁了。2SG 66.2

    Larger font
    Smaller font
    Copy
    Print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