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Larger font
Smaller font
Copy
Print
Contents
  • Results
  • Related
  • Featured
No results found for: "".
  • Weighted Relevancy
  • Content Sequence
  • Relevancy
  • Earliest First
  • Latest First
    Larger font
    Smaller font
    Copy
    Print
    Contents

    第十三章 返回缅因州

    在波特兰,反对我们信仰的势力增强了。一天傍晚,我们正在祷告的时候,正在我头上方的窗户被打破了,玻璃掉在我身上。我继续祈祷。一个人因其盲目的愤怒而在咒骂的时候,我们继续祈求上帝,当祂的义怒临到可怜罪人无遮盖的头上时,求祂使我们可以藏身在祂帐幕的隐蔽处。那人的声音静下来了,有人看见他匆忙离开了那地方。他忍受不了祷告的声音,或审判的想法。2SG 71.2

    约在此时尼克尔斯弟兄访问了我们。一天下午我们一起祷告,跪在主面前的时候,我们最邪恶亵渎的两个邻居进了门,打断了我们的敬拜,说:“站起来!别跪着了!因为十五分钟后作坊大车就会撵上你们了。”我们不理睬这种打搅,继续祷告。一会儿他们又进来了,说了几乎同样的话。我们就这样被这些可怜邪恶的人打断了许多次。2SG 72.1

    同一天下午一位官员奉差来访问我们,那时有几个邻居拉起窗户来听听结果。我父亲出去工作了,我母亲走过去开门。他告诉她有人向他抱怨说我们用吵杂的祷告扰乱了附近的治安,有时还在晚上祷告,他应邀来关注此事。母亲回答说我们早晚都祷告,有时中午也祷告,而且应该继续这么做;因为但以理一天三次向他的上帝祷告,不顾王令。他说他一点也不反对祷告,还说要是附近的人多多祷告,原会使他们更好。“但是,”他说:“他们抱怨你们晚上祷告。”母亲告诉他说:要是家里有人生病,或者晚上感到心灵痛苦,我们的习惯就是呼求上帝帮助,便会得到解救。母亲还对他说:我们的近邻常喝烈酒。常常听到他咒骂和亵渎上帝的声音。为何邻居们不请您到他那里去,使他不再扰乱附近地区呢?他侍奉他的主,我们侍奉我们的主我们的上帝。他的咒骂和亵渎似乎并不打扰邻居们,而我们祷告的声音却令他们大感烦恼。那位官员说:“好吧,我要告诉他们你们会怎么做呢?”母亲回答说:“侍奉上帝,无论结果如何。”官员离开了,而我们在那方面再没有麻烦了。2SG 72.2

    几天后,我们家正安静地进行晚祷时,一些年轻人效法他们父母的榜样,开始在房子周围制造噪音。最后他们跑去找一位官员。他来了,男孩子们便叫他听。他说:“这就是你们叫我出来的原因吗?这家人在做每一个家庭都应该做的事。他们没有扰乱治安;你们要是再为这个目的叫我,我就要把你们锁起来,因为一个和平的家庭在尽宗教义务时,你们打扰了他们。”此后我们就不再受到骚扰了。2SG 73.1

    邻居们常因那年夏天频发的电闪雷鸣感到惊恐。有些人已被立刻击杀了。要是再有雷暴出现时,有些父母就会打发他们的孩子到我家来,邀请我们家的一个人去探望他们,并且留在他们那里直到风暴过去。孩子们天真地讲出了详情:“因为妈说闪电不会击打有复临信徒居住的房子。”一天晚上有可怕的暴风雨。天空不断现出闪电。少数人从他们的床上冲到街上,呼求上帝怜悯,说:“审判日到了。”我哥哥罗伯特当时还在世,他感到很开心。他走出家门,走到街头,赞美主。他说他从未象那天晚上那么重视基督徒的盼望,因为他看到了那些不在基督里有指望之人又恐怖又不安全的处境。2SG 73.2

    1846年,我在访问马萨诸塞州的新贝德福德时,认识了贝约瑟弟兄。他在守安息日,并且极力主张其重要性。我并没有感到它的重要性,心想贝弟兄细述第四诫过于其它九条诫命是错了。然而主赐给了我一个异象。我蒙引导到第二层幔子。幔子提起,我便看到了约柜和其上的施恩座。耶稣揭开了约柜的盖子,我便见到了其上写有十诫的两块石版。我看到第四诫时感到惊奇。它周围有一道荣耀的光环;因为十诫中惟有这条诫命向人指出了永生的上帝是谁,是天地的创造主。2SG 74.1

    1846年8月30日,我同怀雅各长老结婚了。结婚几个月以后,我们参赴了缅因州托普瑟姆的聚会,当时贝约瑟长老也在场。那时他还不完全相信我所见的异象是出于上帝的。那一次聚会饶有兴趣。我突然发病晕倒。弟兄们为我祈祷。我就恢复了意识。在C弟兄简陋的住所里,有上帝的灵降在我们身上;我就在异象中被上帝的荣耀包围着,那是我初次得见其他的行星。我出离异象之后,便述说我所看到的事。贝长老问我有没有学过天文。我告诉他在我记忆中从来没有读过天文学,于是他就说:“这一定是出于耶和华。”我之前从未见他那么自由快乐。他的脸上焕发着天上的荣光,他也有力地向会众讲了一番勉励的话。2SG 75.1

    在那次旅程中我蒙指示:我要受很多的苦。在我们回我父母所住的戈勒姆时,我们的信心将受到考验。在回程中我患了一场重病,受了极大的痛苦。我的父母,丈夫和姐姐都一齐为我祈祷,但我一直受了三个星期的痛苦。我们的邻居认为我活不了了。我时常昏倒像死人一样,但经过代祷之后,又恢复了知觉。我的痛苦非常剧烈,甚至我央求我周围的人不要为我祷告;因为我以为他们的祈祷适足以延长我的痛苦。尼克尔斯夫妇听到了我的痛苦,便差他们的儿子亨利来看望我们,带来一些东西让我舒适一些。我的痛苦在加剧,直到每一次呼吸都伴随着一次呻吟。我们的邻舍都想我一定要死的。已经为我向主献上了许多祷告,但主的美意乃是要试炼我们的信心。在其他人祷告之后,亨利弟兄开始祷告,他似乎特别有负担。那时有上帝的能力降在他身上,他便站了起来,走到我床边,按手在我头上,说:“爱伦姊妹,耶稣基督使你痊愈了,”说完就被上帝的能力所击打而向后扑倒了。我确信这是出于上帝的作为,我身上的痛苦就离开了我。我心中充满了感恩和平安。我心里的话乃是:“惟有上帝是我们的帮助。我们惟有依靠祂并等候祂的救恩,才能得到平安。”2SG 75.2

    第二天有一场强风暴,邻居没有一个到我家来。我在起居室里已能起床了;当有人看见我房间的窗户打开时,他们以为我死了。他们不知道那大医师已仁慈地进了我的住所,斥责了疾病,释放了我。次日我乘车三十八英里去了托普瑟姆。人们问我父亲什么时候举行葬礼。我父亲问:“什么葬礼?”回答说:“你女儿的葬礼呀。”父亲回答说:“她已被信心的祷告医好了,正在前往托普瑟姆。”2SG 76.1

    不久我们从波特兰乘船,往波士顿去。船身可怕地摇晃着,海浪冲进了船舱的窗户。枝形大吊灯轰隆一声掉在地板上。桌子上摆好了早餐,但餐具都甩到了地板上。女士舱里有了极大的恐惧。有些人在承认自己的罪,呼求上帝的怜悯。有些人在呼求圣母马利亚保守她们,有些人则向上帝庄严地许愿,若是她们能登陆,就会把自己的生命献给祂。那真是一片恐怖混乱的景象。我上铺的一位女士在船摇晃时从她的卧铺掉到了地板上,大声尖叫起来。另一位女士转向我说:“你没有受到惊吓吗?我猜想事实上我们可能决不能靠岸了。”我告诉她我已使基督成为我的避难所,如果我的工作做完了,我就可以躺在洋底,就象躺在其它任何地方一样;但是如果我的工作还没做完,海里所有的水也不会淹死我。我信赖上帝;若是能荣耀祂,祂会把我们平安带到陆地。2SG 77.1

    当时我珍视基督徒的盼望。在我面前的那个场景将主烈怒的日子活生生地显在我的脑海中。那时祂忿怒的风暴会临到可怜的罪人。于是就会有痛痛的哭号和眼泪,认罪,及祈求怜悯,然而那时就为时太晚了。因为“我呼唤,你们不肯听从;我伸手,无人理会;反轻弃我一切的劝戒,不肯受我的责备。你们遭灾难,我就发笑;惊恐临到你们,我必嗤笑”(箴1:24-26)。2SG 78.1

    由于上帝的怜悯,我们都平安地上岸了。但有些在暴风中曾表现出极其恐惧的乘客却没有提到这事,竟然轻视了他们的恐惧。有一位曾庄严地许诺若能蒙保守见到陆地就会作一个基督徒的人,在离开那船时取笑地呼喊说:“荣耀归于上帝,我很高兴又踏上陆地啦!”我请她回想数小时前对上帝所许的愿。她冷笑着转身离开了我。2SG 78.2

    这使我深刻地联想到人临终之时的悔改。有些人终身侍奉自己和撒但,但后来罹患疾病,对茫茫前途就充满恐惧,便作出一些为罪忧伤的表现,或许说他们愿意去死。他们的朋友也使他们相信自己真的悔改可进天国了。然而这些人若是痊愈了,就会象从前一样反叛。我想起了箴1:27,28:“惊恐临到你们,好象狂风;灾难来到,如同暴风;急难痛苦临到你们身上。那时,你们必呼求我,我却不答应,恳切的寻找我,却寻不见。”2SG 78.3

    1847年8月26日,我们头一个儿子亨利•尼克尔斯•怀特出生了。当年的十月,住在托普瑟姆的豪兰夫妇仁慈地在自己家里让出一部分给我们住,我们就感激地领受,并用几件借来的家具开始家庭生活了。那时我们很贫苦,生活非常窘迫。我的丈夫参加修筑铁路,搬运石头,磨破手指,多处流血。我们决定不依赖人,却要自食其力,并还能有一点力量去帮助人。但我们的景况未见好转。那时我的丈夫很辛苦地劳动,却得不到他所应得的工资。豪兰夫妇在他们有力量的时候,很慷慨地拿自己的东西分给我们;他们的景况也非常困难。他们全心相信第一和第二位天使的信息,并且已经很慷慨地捐出自己的财物来推进圣工,以致他们每日必须靠自己的劳力来维持生活。2SG 79.1

    后来我的丈夫不再搬运石头了,却拿着斧头到森林里去砍柴。他的腰虽然时常酸痛,但他还从清晨一直作到晚上,每日赚来五角钱。他因剧痛晚上无法入眠。我们竭力保持乐观的精神,并且信靠主。我没有发怨言。每天早上我感谢上帝,因祂保守我过了一夜,在晚上我感谢祂保护我又过了一天。2SG 80.1

    有一天我们家里绝了粮,我的丈夫便到他雇主那里去领取现金或粮食。那天有暴风雨,他在雨里来回走了三英里。他回来时身上背着一袋粮食,袋子是扎成几部分的。他曾背着这袋粮食经过布伦斯威克村,就是他常在那里讲道的地方。当他精疲力竭地走进家门时,我的心就沉下去了。我头一个感想就是上帝已经丢弃了我们。我对丈夫说:“我们竟落到这种地步了么?难道主已经离开了我们么?”我抑制不住自己的眼泪,放声痛哭达数小时之久,直到昏厥了。旁人为我代祷。我又有呼吸时,便感觉到上帝之灵欢乐的影响,我就懊悔我竟被灰心的情绪所胜。我们极愿跟随基督并效法祂;但是有时我们竟会躲避考验,离祂很远。苦难和考验使我们亲近耶稣。窑里的火足以焚尽渣滓,锻炼精金。2SG 80.2

    这时我蒙指示,得悉主一直锻炼我们,是与我们有益的,要预备我们去为别人效力。祂如鹰搅动巢窝,免得我们安逸下来。我们的工作乃是为救灵而劳碌;如果我们富足了,家庭的生活就要成为非常安乐的,以致我们舍不得离开家庭去旅行;苦难被容许临到我们,乃为准备我们应付在我们旅行时所必遭遇的更艰苦的斗争。2SG 81.1

    我们不久便接到从各州的弟兄们写来的信,邀请我们去访问他们;但我们没有离州出门的路费。因此我们的回答乃是:我们前面的路还没有打开。当时我认为我不可能带着孩子一同旅行。2SG 81.2

    我们不愿依赖人,所以谨慎地量入为出。我们决心宁可受苦而不愿负债。我让自己和孩子每天只喝一品脱的奶。一天早上,我丈夫在出去工作前给我留下了九美分,去买三个早上的奶。我考虑是给我和孩子买奶还是给他做一个围裙。我放弃了牛奶,买了一块布,好给我的孩子做件围裙,遮住他光光的手臂。2SG 81.3

    但过了不久,小亨利患了重病,病状很快地恶化,以致我们非常恐慌。他昏迷不醒,呼吸快速而沉重。我们进行治疗,但没有成功。于是我们请来一位对病理有经验的人,他说亨利能否痊愈,甚为可疑。我们曾经为他祷告,但病势依然没有好转。我们过去曾把孩子当作不出门为别人的益处作工的托辞,所以这时我们恐怕主有意要把他取去。于是我们再到主的面前来,求祂向我们发慈怜,要是因为我们不愿去旅行,所以主在忿怒中要取走孩子,就求主饶了这孩子的性命,不论主派我们到哪里去,我们都愿意信赖祂而遵命前往。2SG 81.4

    我们的祷告是热切而伤痛的。我们凭着信心,要求上帝成就祂的应许。我们相信孩子会康复。从那时他就开始好转了。有光明突破乌云,再次照射在我们身上。希望复兴了。上帝开恩应允了我们的祈祷。法兰西斯.豪兰姐妹提出照顾孩子,好让我们躺下休息一小时。我们醒来已是白天。孩子晚上睡得很好,恢复得也很快。2SG 82.1

    Larger font
    Smaller font
    Copy
    Print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