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Larger font
Smaller font
Copy
Print
Contents
  • Results
  • Related
  • Featured
No results found for: "".
  • Weighted Relevancy
  • Content Sequence
  • Relevancy
  • Earliest First
  • Latest First
    Larger font
    Smaller font
    Copy
    Print
    Contents

    第十七章 访问马萨诸塞州和新罕布什尔州

    一天早上,当我们在豪兰弟兄家里举行家庭礼拜时,我蒙指示,得悉我们有责任要到马萨诸塞州达特默斯去。过不久我丈夫到邮局去,带来一封柯林斯弟兄寄来的信,促请我们到达特默斯去,因为他们的儿子病势严重。我们立时前往,发现柯林斯弟兄十三岁的儿子患百日咳已有九个星期了,他这时身体虚弱,骨瘦如柴。他突然发作的一阵阵的咳嗽会使他喘不过气,他父亲不得不抱着他冲到门口,好让他能恢复呼吸。2SG 100.2

    他的父母以为他是患了肺结核症,并且一想到自己必须丧失独生子,他们就痛苦非常。我们感到一种为他祷告的精神,便恳切求主挽救他的生命。虽然看上去他不可能复原,但我们相信他的病是能好的。这是一个大有能力的时期。我的丈夫把孩子抱在怀里,喊着说:“你必不至死,仍要存活!”我们相信上帝一定能因孩子的痊愈而得到荣耀。我们离开了达特默斯有八天之久。后来我们回到那里时,那个生病的男孩亲自走出来迎接我们。他的体重已经加了四磅。我们发现他们一家人都在上帝里面,因祂施行的奇迹而欢喜快乐。2SG 101.1

    我们接到邀请,要我们去新罕布什尔州的新伊普斯威奇拜访黑斯廷斯姊妹。她那时病势严重,我们为这事祈祷,结果得到凭据,知道主一定和我们同去。我们途中寄宿在尼克尔斯弟兄家里,他们就向我们提起波士顿的坦普尔姊妹的病。她臂上长了一个疮,使她非常担心。这疮已经蔓延到肘弯上了。她已经受了很大的痛苦,也曾就医求治,结果终属徒然。她最后治疗的努力竟使病症蔓延到了肺部,她认为自己若不立刻得到帮助,这病势必造成肺结核症。坦普尔姊妹曾留信请我们去为她祈祷。我们以战兢恐惧的心去了。我曾设法先求上帝保证为我们行事,但是似乎一片黑暗。我们只得依赖上帝简明的应许进到病房里去,那些应许非常稳固,我们觉得可以放心依靠。坦普尔姊妹的臂部痛得相当厉害,我们只能把油倒在上面。我们同心祷告,求上帝履行祂的应许。我们祈祷的时候,坦普尔姊妹臂部的剧痛止住了。我们离开时她已经恢复了健康。2SG 101.2

    我们看到黑斯廷斯的家处在非常的磨难中。我们亲爱的黑斯廷斯姊妹出来欢迎我们,声泪俱下地说:“在我们需要极迫切的时候,主差你们到我们这里来了。”她有一个八个星期大的婴儿,醒着的时候一直不停地啼哭;再加上她自己的身体虚弱,这样,就很快地把她的精力消耗殆尽了。我们遵照《雅各书》的指示恳切地为这位母亲祷告,并且得到凭据,我们的祈祷已蒙垂听。有耶稣在我们当中来打破撒但的权势,使这被掳的人得释放。2SG 102.1

    但我们也明明看出,孩子的哭声若不止息,母亲决不能恢复体力,我们用油膏了那小孩子,为他祷告,并且深信主必赐给母亲与孩子平安。结果事情就如此成功了。孩子的哭声止息了,我们离去时,母子二人的情形都很好。母亲的感激莫可言宣。我们对那个亲爱家庭的访问乃是一次宝贵的经验。我们彼此心心相印;尤其是黑斯廷斯姊妹的心与我的心深相契合,正如约拿单的与大卫的一样。在她的一生中,我们二人之间始终没有一点隔阂。2SG 102.2

    此后约有一年,我们还在纽约州的奥斯威戈的时候,收到了一封悲伤的来信,得知黑斯廷斯姐妹突然去世了。这个消息如同千钧重负临到我,使我很难甘心接受。她能为上帝的圣工行许多善事。她是真理事业的一根柱石,对我们来说,她竟会躺在坟墓里使我们看不到她,她的才干也被埋没,这实在是奥秘的天意。但上帝以一种神秘的方式行祂的奇迹。她的死对她孩子们的得救来说是必要的。她的祈祷已经达到上帝面前,要以祂愿意的任何方式救她的孩子们。这位母亲被迅速取走了,于是她忠心的警告、她恳切的祷告和许多眼泪就受到了重视,并对受到打击的羊群发挥了影响。2SG 103.1

    1850年6月,我们在这位母亲去世后访问了他们的住所,发现作父亲的虽然丧偶孤独,却在为上帝而活,并且很好地负起了双重责任。他在大忧伤中得了安慰,因为见到他的孩子们转向了主,并且在认真地努力预备,好见他们亲爱的母亲,那时赐生命的主就要打破坟墓的锁链,释放被掳的人,使她出来成为不朽坏的。我丈夫给四个最年长的孩子施了洗。自从那次访问之后,长女已经存着盼望死了,安息在寂静的坟墓里。我在这里要引用来自黑斯廷斯弟兄的一段话: 2SG 103.2

    “怀弟兄和怀姐妹1849年3月第一次来访问我们。那时我妻子处于十分虚弱的健康状态,我们最小的孩子病得也很重。怀弟兄和怀姐妹受到感动为他祷告。他们的信心得胜了,他得了痊愈。从那时起到现在,约有九年了,他一直是一个健壮的男孩。我在这里需要说到我妻子在接下来的两个冬天都受到一种严重疾病的折磨。有时她虚弱得不能在枕头上抬起头来。怀弟兄和怀姐妹同心合意为她恳切祷告。怀姐妹见了异象,看到从上帝那里来的一位天使翱翔在我妻子上方,加给她力量,否则生命就会离开她了。她看到如果上帝的仆人们同心合意地用刚强活泼的信心为她祷告,仇敌的势力之前就会被打破,而且当时仇敌的势力就被打破了。从那时直到她去世,也就是一年的时间,她是完全健康的。我会永远以喜乐感激的心情记得当时与怀弟兄和怀姐妹交往的时光。”2SG 104.1

    约在我们为T姐妹祷告以后八天,我们从新伊普斯威奇回到波士顿时,发现她已经很健康,在洗衣服。2SG 105.1

    我们再次访问康涅狄格州。1849年6月,克拉丽莎.M.班斐姐妹打算与我们同住。她的父母刚刚过世,所分的家具使她有一个小家庭开始过日子所需要的一切东西。她高兴地让我们用这些东西,并做我们的工作。我们住在罗基希尔贝尔登弟兄的房子里。班斐姐妹是上帝的一个宝贝孩子。她具有高兴快乐的性情,从不阴郁,也不轻浮琐碎。我的丈夫到新罕布什尔和缅因州去参赴聚会。他出门之后,我就深感不安,恐伯他传染到当时所流行的霍乱。 2SG 105.2

    但有一夜我梦见当许多人正因患霍乱症而死亡的时候,我的丈夫建议我们出去散步。在散步时我注意到他眼睛充血,脸上发红,嘴唇发青。我对他说,我恐怕他容易传染到霍乱症。他说:“再向前走几步,我就要向你指出一个治霍乱的最灵验的方法。” 当我们向前走的时候,我们来到一条小河那里,走上一道桥,当时我丈夫突然撇下我,跳到河里不见了。我吃了一惊;但他很快就从水中出来,手里拿着一杯清凉晶莹的水。他把水喝下去,说:“这水能医治各式各样的疾病。”他再翻到水里去不见了;但他很快又从水中出来又拿起一杯水来,说了相同的话。当时我很懊丧,因为他没有让我喝那水。他说:“这条河的河底有一个秘密泉源,能治好各式各样的病症;但人人必须冒险跳下去,才能得着。谁都不能替别人取;各人必须亲自跳下去。”当他喝那杯水的时候,我察看他的脸,见他的气色是健美自如的。他似乎很健康很强壮。我醒过来时,所有的惧怕都消泯了,我就把我丈夫交给一位慈怜的上帝,并完全相信上帝能使他安全归来。2SG 105.3

    Larger font
    Smaller font
    Copy
    Print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