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Larger font
Smaller font
Copy
Print
Contents
  • Results
  • Related
  • Featured
No results found for: "".
  • Weighted Relevancy
  • Content Sequence
  • Relevancy
  • Earliest First
  • Latest First
    Larger font
    Smaller font
    Copy
    Print
    Contents

    第十八章 出版和旅行

    我丈夫回来以后,深感有责任把现代真理编写印行出去。当他决定这样做时,就得到很大的鼓励和祝福。但他想到自己身无分文,便不禁疑惑重重。有些人虽然有钱,却不肯解囊。他最后灰心了,就决定去找一块地割草。他离家时我心情沉重,晕了过去。他为我祷告后,我蒙主赐福,见到了异象。我看到一年以前,主曾赐福给我的丈夫,赐他能力在田里工作。他曾很好地利用了所赚的钱。他将今生得百倍。如果他忠心的话,还将在上帝的国里得到丰盛的报赏。但主现在不会赐他力量在田里操劳,因为主有别的工作让他做。如果他冒险下地,就会病倒。他现在必须写作,写作,写作,凭着信心前进。于是他立即动手写作。每当他遇到一段难懂的经文时,我们就一起祈祷上帝,求祂帮助我们明白圣经的真正意义。2SG 106.1

    他在米德尔敦发表了一份小报,米德尔敦距罗基希尔八英里,他常常步行往返这么远的距离,尽管那时他的腿是瘸的。他把第一期报刊从印刷所带回来,我们便围着报刊跪下,存谦卑的心多多流泪恳求主赐福给祂仆人微薄的努力。他就把报刊寄给凡他认为会阅读的人,将之装在一个毛毡旅行袋里带到邮局去。每一期报刊都是从米德尔敦取回到罗基希尔的,在寄发以前,我们总是把报纸在主面前摊开,恳切流泪求主的恩惠伴随着这些无声的使者。不久,我们收到一些信,其中附有供给我们继续出版的款项,同时也带来了许多人接受真理的喜讯。2SG 107.1

    1849年7月28日,我第二个孩子雅各•埃德森•怀特出世。他才满六星期的时候,我们就到缅因州去了。九月十四日我们参赴了帕里斯的聚会。他们一年半没有举行聚会了。贝约瑟,张伯伦,拉尔夫等弟兄都在场,还有托普瑟姆来的弟兄姊妹。F. T.豪兰是一个著名的狂热分子,他也在场。他久已用他的谬论和苛刻狂暴的精神烦扰上帝的子民。主所爱的却久在错误中的一些人也出席了聚会。在祷告的时候,主的灵临到S.豪兰弟兄身上,他的脸面发白,似乎有一道亮光停留其上。他走向F. T.豪兰,奉主的名吩咐他离开圣徒的集会;因为他曾撕裂上帝子民的心,使之流血,“离开这房子,否则上帝必击打你。”那个反叛的灵,之前从不知道惧怕或屈服,当时却抓起他的帽子,在恐怖中离开了会场。上帝的大能降临了,有点象五旬节的情形。有五、六个曾受狂热派的迷惑而接受谬道的人仆倒在地。父母向儿女认罪,儿女向父母并且彼此互相认罪。J. N.安德鲁斯弟兄深深感叹地说:“我宁愿拿一千个谬见换取一个真理。”我们很少看见过这样的认罪悔改和恳求上帝饶恕的景象。那一次的聚会乃是在帕里斯上帝儿女的新纪元,对于他们也仿佛是沙漠中的一片绿洲。那时主正在引领安德鲁斯弟兄,为要预备他为将来的使用,所以这时主要给他一种宝贵的经验,是对于他将来的工作大有价值的,因为他不应受别人的经验影响,而要亲自作出有利于上帝圣工的决定。2SG 108.1

    在我那次聚会上得知我母亲踩到了一块木板上的锈铁钉,穿透了脚面。她试过各种疗法都没能去掉炎症,也没有减轻疼痛。我们立刻去了戈勒姆,发现她的脚肿得可怕。邻居们曾提出他们能想到的各种疗法,却毫无效果。母亲有破伤风的危险。第二天早我们同心合意为她祷告。我相信上帝会使她完全恢复健康。她不能跪下。我深感自己的不配,跪在我母亲脚前,恳求主用祂的医治之能触摸她。我们都相信主听了祷告。有主的灵临到我身上,我便奉主的名吩咐她起来行走。祂的能力当时在房间里,赞美的欢呼声便升达上帝面前。母亲起来了,并在房间里行走,宣布工作已经成就,所有的痛苦都消失了,她完全解除了疼痛。那天她乘车38英里去托普瑟姆参加那里的一次聚会,她的脚一点儿都没有问题了。2SG 109.1

    一些人迫切希望我们再去访问纽约州;但我的健康衰退,精神不振,那是我受考验大为失望的时期。我告诉他们说,主若不加添我力量去作工,我就不敢作此尝试。他们就为我祷告,结果黑云消散了,但我还没有得着我所希望得到的力量。于是我决意凭着信心向前迈进,坚信主的应许:“我的恩典够你用的。” 上帝迄今一直是我的帮助者,我现在为什么要怀疑呢?我仍要倚赖耶和华强壮的膀臂。要是我象保罗一样有肉中有刺的麻烦,我也不会发怨言。这会使我感到我对上帝的依赖,并且战兢地行在祂面前。在路上我们的信心受到了考验,但我们终于得胜了。我的体力增加了,我也能在上帝里面欢喜。主赐给了我在纽约州工作所需要的一切力量。自从我们头一次访问这里以来,已经有许多的人接受了真理,但还有不少为他们应作之工。我要在这里摘录我的丈夫1849年11月13日在纽约州的沃尔尼写的一封信。2SG 110.1

    “亲爱的豪兰弟兄:11月3日我们参加了在奥斯威戈的一次聚会。有很多人聚集。自从去年春天以来,这个地区守安息日的人已经增加了一半多。然而这里确实有性质严重的考验。我们发现工作够多的。这里有一些性情暴躁的人有许多热心,却没什么见识,他们主要的信息是:‘你们要变卖所有的周济人’(路12:33)。他们推行真理的方式和精神令人反感,使那些有钱财可用于上帝圣工的人感到难堪,变得心硬。因而就有了一种令人痛心的分裂精神。主已把这些事启示给爱伦,她也作了见证,证明双方都错了。我认为这个见证得到了接受。除了很少的几个例外,营中正在清除烟草和鼻烟。2SG 111.1

    “销售是一个应该小心对待的问题。上帝的管家们身上负有多么大的责任啊!他们能用他们的钱毁了我们一些人,也能因扣留钱财,不给上帝所召喂养羊群的人而使生灵沉沦、挨饿、死亡。主即将矫正凡愿意被矫正的人。祂的工作必定继续前进。阿们。”2SG 111.2

    我们的工作是艰难的。有些穷人似乎嫉妒富人。既责备穷人的错误又不加强富人的手,需要用许多智慧。我们若是责备富人的自私,比较贫穷的阶层就会热心地呼喊:阿们。我们把富人要正确使用上帝所借给他们之钱财的责任摆在这两等人面前,并把上帝饱经磨难的圣工摆在他们面前。圣工才是他们慷慨的真正对象,他们的钱财可以很好地用在圣工上。2SG 112.1

    我还蒙指示看到,富人并没有责任去帮助那些身心健康且能自助的人。有些非常贫穷的人不必处于这种状况。他们做事不殷勤,缺乏节俭和良好的管理。他们有责任改革。他们不应接受弟兄们的帮助,而应好好管理自己的时间,供养自己的家人,并对上帝的圣工有所帮助。他们要为上帝所赐给他们的力量向上帝负责,正如富人要为自己的财产向上帝负责一样。2SG 112.2

    有些穷人热心参加每一次的集会,带着全家的人,把许多天消耗在去聚会地点的路上,且因他们不守规矩的儿女给提供聚会的人加添负担。这些人对聚会毫无帮助,他们自己也没有显出得到任何益处的果效。他们似乎具有一种粗心大意,虚度光阴的精神。这种精神对圣工有害。他们要为之负责的宝贵光阴就这样浪费了,而在寒冷的冬天他们必定受苦,除非得到弟兄们的帮助。这些事挡住了那些有钱人的道路。他们经常对这些人的行径感到恼火。而当我们为富人的益处作工时,这些人就直接挡在我们的道路上。很难使这两等人都意识到自己的责任。然而在做了许多工作,受了许多考验之后,似乎有了一番改革,教会里也更有秩序了。主赐福了我们的努力,常常以显著的能力向我们彰显祂自己。2SG 113.1

    我们有计划去洛林主持一次聚会,但我们的小埃德森患了严重的疾病。我们便这事带到主面前,感到有责任倚靠主前往。我们为我们生病的孩子祷告,然后我便在冬天把他抱在怀里,乘车30英里,我的心始终呼求上帝使他康复。我们到达洛林时,埃德森在排汗,有了好转。但我们的信心再次受到考验。在聚会的时候孩子又发起烧来。他患上了大脑的炎症。我们整夜守着孩子,恳切祈求主,以便有效地斥责疾病。我们设法运用信心,不顾表面现象,主听了我们的祷告,孩子康复了。在我们看来,确实象是上帝的天使触摸了他。我们在洛林的聚会大蒙上帝赐福。分散之人的心得到了安慰,有些人含泪承认他们得到了真理的喂养。我们在主里自由地回到了沃尔尼。2SG 113.2

    我们便断定有责任在这个州工作。但是我丈夫仍感到有责任写作和出版。我们在奥斯威戈租了一栋房子,向弟兄借了一些家具,安了家。在那里我丈夫从事写作、出版和传道的工作。他必须时刻身着盔甲,因为他经常要应付一些自称为复临信徒而又鼓吹谬道的人。一些人为基督再来定下日期,设法煽动大家对我们和我们的教训抱有偏见。我们则表示,他们所定的日子一定会过去。我蒙指示,那些受骗的诚实之人那时就会看出自己上当受骗,蒙引导寻求真理。 2SG 114.1

    当时在奥斯威戈的卫理公会信徒中间有一番相当大的奋兴。他们举行了许多聚会,他们的领袖们也非常热心,为罪人祷告并劝他们悔改。一些正在传讲时间的复临信徒常常参加他们的聚会,然后告诉我们说,卫理公会的信徒中间在进行着一番辉煌的工作,还说上帝与他们同在,否则他们不会如此蒙福。常有人问:“你认为M.弟兄怎么样?主以特别的方式藉着他作工。他和他妻子挨家挨户与罪人交谈,为他们祷告,M.弟兄昨晚还热心地为上前来到忏悔座前的忏悔者们祷告,以致崩了一条血管,身体虚弱地被抬回家去了。”他们比相信现代真理的人更好。我告诉他们等着看这事的结果,并且叫他们查阅《何西阿书》第5章6、7节。2SG 115.1

    然而在那场复兴中,M.因所谓的“黑洞”被逮捕并监禁了,而他卫理公会的弟兄们继续开展复兴活动。他被怀疑侵吞公款。问题得到了调查,他竟凭上帝起誓自己没拿他们一分钱。而当他妻子即将被搜查时,她离开了寓所。她受到监视,并被发现在雪地里藏了什么东西。当她回来并与她丈夫一同断言自己无辜时,监视他们的人中有一个人从雪地中拿出一包钱来,带来摆在他们面前。2SG 115.2

    我们访问了距奥斯威戈约四十英里的卡姆登。在动身之前,我蒙指示得见那里的一小群信徒,其中我见到一个自命非常虔诚的妇人,但实际上她却是一个伪善者,欺骗了上帝的百姓。安息日上午,有相当多的一群人聚集作礼拜,但那欺诈的妇人却不在场。我问一位姊妹他们全体同道是否都已到齐,她说是的已经到齐了。原来我在异象中所看到的妇人,她的家离聚会的地方有四英里之遥,所以那位姊妹当时没有想到她。但过一会儿见她进来了,我认出了她。在聚会中,她讲了许多话,说她有完全的爱,又享有心灵上的圣洁,不会受任何考验或试探,却享有完全的平安并且顺服上帝的旨意。弟兄姐妹们对我很陌生,却似乎很信任她,我担心要是我说出蒙指示见到的关于她的事,他们不会接受我的见证。我询问了一下这个人的情况,得知她显然是这群人中最热心的一位。我从会场回到普雷斯登弟兄的家里,心中非常悲伤。当夜我梦见一个秘密的贮藏室,其中装满了垃圾,敞露在我面前;有话吩咐我说,我的工作就是要把垃圾清除。我就靠一盏灯的光把垃圾扫除了,并告诉他们,这个房间可以贮藏更有价值的东西。2SG 116.1

    星期日上午,我们又和弟兄们聚会,我丈夫就站起来讲十个童女的比喻。他讲道时感觉很不自由,便建议我们作祷告。于是我们都跪在主面前,作诚恳的祈祷。那笼罩我们的黑云消散了,我就见了异象,再度看到有关那个妇人的案子。我看见她正处于完全黑暗之中。耶稣向她和她的丈夫皱起眉头。祂的怒容令我颤抖不已。我看到那个妇人的假冒为善,竟敢在自己心里充满败坏时仍自夸圣洁。我从异象中出来之后,就战战兢兢地,然而却是实实在在地讲说我所看见的事。我受到了严峻的考验,并为上帝的子民忧心。在场的人会相信我的见证吗?那妇人泰然自若地说:“我很高兴,因为主知道我的内心。祂知道我爱祂。”然后她的丈夫愤怒地站起来,将手按在圣经上说:“圣经就是我们需要的一切,我们不会为异象放弃圣经。”她的妻子假装阻止他,说:“丈夫啊,不要这样,亲爱的,不要讲话,主知道我,祂会完全关照这事的。”然后她就为自己辩白说:“巴不得能敞开我的心给你们看。”我知道有些人的心思颇不安定。他们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应该相信异象呢,还是让表面的现象否定我所作的见证,因为她的外表很容易博得人们的同情。我已履行了痛苦的职责,上帝会关照结果的。当我们离开时,她说她对我毫无怨恨的情绪,还说会为我祷告,要是我到了天国,一定会在那里见到她。我们回到了普雷斯登弟兄的家里,那天晚上主与我们相会。我相信主会向祂的子民显明真理,证明异象是对的。邻居们说我虐待了那个可怜的女人。2SG 117.1

    此后不久,恐惧的心理慑住了那个妇人。她感觉非常恐怖,就开始认罪了。她甚至向她四围不信主的邻舍挨家认罪,供认说那个她与之多年同居的男人并不是她的丈夫,她曾逃离英国,撇下一个很和善的丈夫和一个小孩子。她还坦白说她曾自称懂得医药,也曾起誓说她的那些瓶装制剂成本是一美元,其实只有十二美分。还说她曾通过虚假的起誓拿了一个穷人三十美元。她又承认了许多其他邪恶的行为。她的悔改似乎是真实的,在某几件事上,她也偿还了她用不正当手段所窃取的财物。有一次她竟徒步走了四十英里去认罪。我们能在这件事上看到上帝的手段。祂使她日夜不得安息,直到她公开承认了自己的罪,上帝的工作得到了维护。2SG 118.1

    Larger font
    Smaller font
    Copy
    Print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