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Larger font
Smaller font
Copy
Print
Contents
  • Results
  • Related
  • Featured
No results found for: "".
  • Weighted Relevancy
  • Content Sequence
  • Relevancy
  • Earliest First
  • Latest First
    Larger font
    Smaller font
    Copy
    Print
    Contents

    第二十章 再度出版

    我们同埃德森夫妇从奥斯威戈到了森特波特,在哈里斯弟兄家里住了三个月左右,在那里出版了一个月刊,叫作《复临评论》。我的孩子身体更差了,我们一天三次特别为他祷告。有时他蒙了祝福,病情得到抑制。但当他的病情恶化时,我们的信心就受到了严峻的考验。有一次我们离开他去两英里外的拜伦港。罗弟兄陪着我们,打算乘班伦去吉布森港。当我们回来时,H姐妹在门口见到我们,便很不安地说:“你们的孩子受到死亡的打击了!”我们赶紧到不省人事的孩子身旁。他的小胳膊已经紫了。死亡的湿气似乎在他眉间,他的双眼也是模糊的。我的内心当时多么痛苦啊!我能献上我的孩子,我没有把他当成偶像,但我知道我们的仇敌随时准备向我们夸胜说:“他们的上帝在哪里呢!”2SG 128.1

    我便对我的丈夫说,我们所能做的只有一件事,就是遵循圣经的准则,请长老来,然而我们应该去哪儿呢?我们想到了罗弟兄,他刚刚离开上了航线船,打算登上第一班邮轮。我们立刻决定让我的丈夫去追罗弟兄,沿着纤道赶上航线船,并把他带回来。他驾车五英里才赶上航线船。我的丈夫离开时我们祈求主留住孩子的性命直到他父亲回来。我们的请求蒙了应允。他们回来后,罗弟兄便用油抹了孩子并为他祷告。我们都同心合意地献上了祷告。孩子睁开双眼并且认出了我们。一道亮光照在他的面容上,上帝的福气临到我们大家身上。我们确信仇敌的势力被打破了。2SG 128.2

    次日早晨,我心里十分沮丧,这种想法困扰着我:为什么上帝不肯听我们的祈祷医好孩子呢?试探人的撒但暗示说,这是因为我们错了。我想不出有什么事令主伤心的。然而我心灵中所压的重担使我绝望了。我怀疑自己能否蒙上帝悦纳,以致无法祷告下去。我没有勇气举目向天仰望。我心灵十分痛苦,直到我丈夫和我们所在的那家人代我求告主。他们始终不放弃直到我和他们一起求告上帝拯救。于是拯救来临,我开始有了希望,我以战兢的信心握住了上帝的应许。这时撒但又换了花样,我的丈夫得了重病,病情十分危急。他不时痉挛,剧痛无比,手脚冰凉。我磨擦他的四肢直至自己混身无力。哈里斯弟兄在几英里以外工作。只有哈里斯姐妹,班斐姐妹和我的姐姐萨拉在场。我尽力鼓起勇气相信上帝的应许。当时我深感自己的软弱。我们知道必须立即采取行动。我丈夫的病情越来越危险。显然他患了霍乱。他要我们祷告。我们不敢拒绝。我们在极软弱的景况中俯伏在主面前。我知道上帝必须行事;我们如此不配,什么也做不了。我深深感到自己的不配,我把手放在丈夫头上,求主显示祂的能力。病情立即发生了变化。他的面色恢复了正常。天上的光照在他的容颜上。我们心中都充满了说不出来的感激之情。我们从来没有见过主这么明显地应允我们的祈祷。2SG 129.1

    那天我们本准备去拜伦港核对在奥本印好的报刊搞样。撒但显然尽力阻碍我们所宣扬之真理的出版。我们觉得必须凭着信心出去。我丈夫说他要到拜伦港去拿校样。我帮他备好马陪他去。主一路上赐他力量。他拿到了校样和一封短信,说明报纸第二天要印好,我们必须到奥本去取。那天夜里我们被楼上与班斐姐妹一起睡的小埃德森的叫喊声惊醒。这时已是半夜,我们的小孩爬到班菲姐妹身边然后挥舞双手,惊恐地喊叫:“不!不!”又爬到我们身边。我们知道这是撒但要折磨我们,就跪下祷告。我丈夫奉主的名斥责邪灵,埃德森就在班斐姐妹臂中安静地睡着了,一夜平安。2SG 130.1

    我的丈夫又发病了,非常痛苦。我跪在床边求主加添我们的信心。我知道上帝已为他行事,斥责了疾病。我们不愿意求祂已经成就的事,只求祂推展祂的工作:“祢已经听了祷告!祢已施行神迹!我们毫无疑惑地相信。求祢继续祢所开始的工作!”我们这样在主面前求了两个小时。在我祷告时,我丈夫睡着了,一直睡到天亮。他起床时很虚弱,但我们不看表面现象。我们信靠上帝的应许。祂说应该做这件事。我们相信并且决定凭信心出去。2SG 130.2

    我们那天要到奥本取第一期报刊。我们相信撒但在尽力阻碍我们。我丈夫决定靠主前往。哈里斯弟兄备好马车,班斐姐妹陪着我们。我丈夫上车时还是被人扶着的,但马车越是往前开,他的力量也越增强了。我们一路上平安快乐,信靠上帝,不断运用我们的信心。2SG 131.1

    我们在旅馆租了一个房间,为要最后一次校对稿样。下午我向窗外观看时,见到我的丈夫搬着一个沉重的铅字箱从一个办公室到另一个办公室。这使我放心不下,但主赐给了他力量。当我们拿到印好的报刊返回森特波特时,我们确信自己负起了责任。上帝的福气随着我们。我们虽曾大受撒但的折磨,但是靠着基督加给我们的力量胜利地出来了。我们现在带着一大捆报刊,上面印着要传给上帝子民的宝贵真理。2SG 131.2

    我们的孩子也逐渐恢复了,主不许撒但再折磨他。我们起早摸黑地工作,常常没有时间坐在饭桌上吃饭。而是边吃边干。因折叠大张的报刊而过分劳累,我的肩痛得厉害,好多年也未能消除。2SG 132.1

    我们一直打算往东部去,孩子的身体也恢复得可以出门了。我们就乘邮轮前往尤蒂卡。船上有一位来自森特波特的年轻女子正忙着向别人讲述关于我们的一些事。他们有时会在船上来回散步要看看我。他们得知我见过异象,并且听那位年轻的女士说:“他们是非常奇怪的人!白天一直都能听到他们祷告,晚上也常常能听到。他们大部分时间都是花在祷告上的。”许多好奇的眼睛转向我们,要审查我们,特别是我们中那个见过异象的人。2SG 132.2

    有一次船上有了麻烦。女服务员受到了一位乘客的辱骂。她去向船长抱怨,有许多人同情她。当她描述那个辱骂她的人时,许多眼睛竟然转向我,因为所描述的服装与我的衣服很相似。便有人低声说:“是她!是她!是那个见异象的人!真可耻!”一个热心的人指着我扬声问她是不是我。她用她的爱尔兰语说:“不,不是她,她的确是船上一位正派的小妇人。”我只能注意到要是我就是那个有罪的人,他们会多么高兴,因为我见过异象。2SG 132.3

    接下来他们问我是否相信刚开始在罗彻斯特发出敲击声的那个灵。我告诉他们我相信实有其事,但那是一个邪灵,而不是一个善良的灵。他们彼此对望并且说:“多么亵渎呀!我今生都不愿再说这些话。”他们带着宗教上的恐惧远离了我们这群人,后来也显出害怕接近我们。2SG 133.1

    有些人很好奇,想知道什么医生一直在照顾我的孩子。我告诉他们,我们并没有请地上的医生。有一位传道人和他的妻子及孩子们在船上。其中两个孩子病得很重,他妻子便问我们用了什么疗法。我告诉她我们所采取的做法,就是我们遵循了使徒雅各在第五章开出的药方,主便为我们做了地上的医生做不了的事,我们便毫不担心地把我们的孩子交在祂手里,孩子便迅速好转了。我们得到的回答只是:“如果那是我的孩子,我又没有医生,我就知道孩子会死。”2SG 133.2

    我们在尤蒂卡与班斐姊妹和我姐姐萨拉以及孩子分手,由阿比弟兄把他们带回家去,我们则往东部去。我们与这些亲爱的人分手,是要做出一些牺牲的。我们特别牵挂着小埃德森,因为他的生命曾处在这么大的危险之中。我们无法完全摆脱对他的牵挂。2SG 134.1

    Larger font
    Smaller font
    Copy
    Print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