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Larger font
Smaller font
Copy
Print
Contents
  • Results
  • Related
  • Featured
No results found for: "".
  • Weighted Relevancy
  • Content Sequence
  • Relevancy
  • Earliest First
  • Latest First
    Larger font
    Smaller font
    Copy
    Print
    Contents

    第二十一章 《评论与通讯》

    我们旅行去了佛蒙特州,并在萨顿举行了一次会议,然后访问了缅因州的帕里斯,在那里开始出版第一期《复临评论与安息日通讯》。那里的弟兄都是穷人,我们经受了许多贫乏之苦。我们在安弟兄家寄宿,尽量节省开支来维持这个刊物。我的丈夫消化不良。我们不能吃肉或黄油,也不得不禁戒一切油腻的食物。穷人的餐桌上若是去掉了这些食物,就没什么东西了。我们的工作很重大,我们需要有营养的食物。我们非常操劳,常常校阅稿样到半夜,甚至凌晨二三点钟。要是我们拥有在帕里斯的弟兄们的同情,要是他们赏识我们的工作和为推进真理的事业而在作出的努力,我们原能更好地忍受这些额外的辛劳。脑力劳动和贫困迅速削减了我丈夫的体力。2SG 134.2

    约在此时我们接到特别邀请去参加佛蒙特州沃特伯里会议。我们决定前往,却让R弟兄和A弟兄驾我们的马车去看望加拿大东部和佛蒙特州的弟兄们,而我们则乘火车前往波士顿和新伊普斯威奇。我们乘坐私人马车花了两天走了四十英里去新罕布什尔州的华盛顿。主的福气伴随着我们在华盛顿的聚会。然后我们乘车十五英里去访问了S弟兄,他被招魂术迷惑了。我们盼望他参加在沃特伯里的聚会。但他没有马,为了帮助他,我们便告诉他说,要是他能得到一匹马,我们就和他一起乘雪橇去,并且付给他我们的路费,就是乘火车需用的五美元。他花三十美元买了一匹马。当时正值仲冬,我们虽然受冻,却渴望见到闭门在家的J.贝克长老,鼓励他去参加沃特伯里的聚会。我们又累、又冷又饿地到了贝克弟兄家。第二天早上我们严肃地作了祷告,贝克弟兄深受感动。我们敦促他去参加聚会。他说他身体不好,没有力气在寒冬驾车。我的丈夫交给他五美元作他的火车费。他很不愿意接受,不过他说:“要是你有责任给我这个,我就去。”我们有三天多的时间大部分都在去沃特伯里的路上。我们有三个人在敞开的雪橇上,没有一张野牛皮甚至没有一块鞍褥来保护我们免受风寒。2SG 135.1

    在沃特伯里,我们不得不应付大量的不信现象。这还不是我们要对付的一切。撒但试探了一些弟兄,说我们的马太好了,尽管我们已把马交给别人用了。我们是以如上所述很单调辛苦的方式来到这里的。人们起了嫉妒的心,说怀弟兄在挣钱。N. A. H.是煽动这种情绪的人,并在那些原本应该为我们辩护,并且立刻止息这种不公正猜疑的人心中唤起了同样的情绪。因为N. A. H.很穷,我丈夫在七到八个月前曾把二十美元交在他手中,好帮助圣工,还把自己的大衣脱下来给了他,为了让他使弟兄们受益,才在约翰逊聚会时给了他一匹马和一辆马车。然而这就是他得到的回报,嫉妒、恶意的猜测和错误的暗讽,这些东西在一些认识我们的人心中有了一席之地。造成的伤害很深。我们被迫涉过压迫之潮。深水似乎要淹没我们;我们要下沉了。2SG 136.1

    聚会结束时,筹集了钱财支付那些来赴会之人的费用。有人问怎么分配才适当。一位知道我们贫困状况的弟兄,拿起钱放在了一个我的丈夫曾帮助他来赴会的人手中。尽管我们曾受到特别的邀请来参加聚会,却没得到一分钱支付我们的路费。 2SG 137.1

    然而主并不在我们的绝境中丢弃我们。我在家庭祭坛祷告时见了异象,蒙指示看到关于这种残忍的压迫性作为的一些事。我看到这种事在秘密开展,且如阴间之残忍。我们虽然得到一些解脱,但我们的情绪却因受到弟兄们如此的对待而被压碎了。我们那时去了威茨菲尔德和格兰维尔,看望了已在坟墓里安息的我们亲爱的赖斯姐妹的家人,设法对他们的需要略有帮助。K弟兄把我们接到了伯特利。我们上了一座高山,忍受了极度的严寒。我们五个小时走了十五英里。我们在黑暗的灵中间举行了聚会。菲利普斯弟兄在那里接受了真理。我们便返回了马萨诸塞州和缅因州。曾在佛蒙特州反对我们的影响也侵袭了其它州的人,马萨诸塞州的一位好弟兄竟写了许多页的信责备我们。他从别人那里接受了偏见。2SG 137.2

    我的丈夫承受着沉重的心理负担,患了严重的感冒,影响到肺部。他在试炼之下病倒了。他虚弱得无法从家里走到印刷所去。我们的信心受到了严峻的考验。我们曾甘心忍受贫穷,辛劳和痛苦,可是很少有人欣赏我们所作的努力。我们辛劳是为了他们的益处。我们所受到的搅扰使我们没有睡眠和休息的机会。我们所应该用来睡眠以恢复精力的时间,往往消耗在答复因在佛蒙特开始活动的妒忌而写来的长信上。当别人睡觉的时候,我们却长时间地痛苦流泪,在主面前伤心。最后我的丈夫说:“爱伦啊,没有用了。这些事把我压倒了,很快就置我于死地了。我不能再前进一步了。我已经为刊物写了一个启事,声明不再出版了。”当他走出房门,要将启事送往印刷所时,我晕过去了。他回来为我祷告。他的祷告蒙了应允,我就醒了过来。2SG 138.1

    次日早晨全家祷告的时候,我见到异象,得到了有关这些事的指示。我看到我丈夫不可以放弃这个刊物,因为撒但正在迫使他走这一步,并在利用他的爪牙来达到这个目的;但我的丈夫必须继续出版,主必支持他,而那些使他背了不该背的担子、受了不该受的责难的人,将不得不背这担子,还要看出他们这种残忍做法的严重性,并且回来承认他们的不公不义,否则上帝的不悦就会临到他们;他们所说所做的不仅仅是反对我们,而且反对了主。祂召了我们去充任祂希望我们充任的职位。他们所制造的一切猜疑、嫉妒和秘密的影响都被如实地记录在天上,并且不会得到涂抹,直到每一个曾参与的人都看到他们错误行径的严重性,并且折回每一步。我的丈夫在那次去佛蒙特州的路上所遭受的风寒使他多年难受,没有得到克服,直到几年前主应允了祷告,仁慈地医治了他。2SG 139.1

    在马萨诸塞州提到的那位弟兄确信自己错了,并且写信谦卑地认错,使我们感动得落泪。但他不满足于用笔墨认罪,还从缅因州的帕里斯远道而来看我们,裂口得到了愈合,我们的心比从前更坚定地团结了。他曾受了他极信任的一个人的影响。2SG 140.1

    我们不久就接到若干迫切的邀请,要我们在各个州举行会议。我们决定前往。兹摘录就这次行程写给豪兰家的一封信:2SG 140.2

    “我要给你简要说明一下我们在托普瑟姆离开你们之后的经历。我们到达波士顿时,我的丈夫把我和行李放在一辆出租马车里,而他则步行节省路费。我们在聚会的时间到达,发现弟兄姐妹们已聚在一起。我们便有了一次很好的聚会。第二天早上我们乘车去康涅狄格州,约在下午三点钟到了B弟兄家。我们的聚会开始了安息日。来自不同城镇的弟兄姐妹在场,我们的聚会颇有益处,相信我们的努力会造福教会。接下来的星期一我们乘车去奥斯威戈,约在第二天中午的时候到达,在沃尔尼看望了阿诺德夫妇,次日与弟兄姐妹们一起前往卡姆登。那里约有八十个人在场,六个来自密歇根州。2SG 140.3

    “聚会是在普雷斯顿弟兄家举行的,自始至终都很有兴致。B弟兄决定支持真理,并且因他有财产而感谢主,他要将之用于主的圣工。我们早上在阿比弟兄家祷告的时候,主的灵沛降给我们,我便见了异象,看到教会中有些人没有充分理由就离开了教会,因为受了梦和印象的影响。我蒙指示看到E. P.姐妹是上帝的一个孩子,他们没有理由拒绝她。还有其他人也受到了不应有的抛弃,这使他们几乎绝望了。2SG 141.1

    “安息日早上我们去聚会,在那里遇见了E. P姐妹。她的丈夫剧烈反对她的信仰,禁止她来聚会,还用绳子把她绑得紧紧的,使她伤痕累累。她求主为她开路好参加聚会。不久她的丈夫释放了她,她便趁她丈夫不注意穿过约有半英里的许多地皮,趟过深到脚踝的沼泽地,走了三英里来聚会。她对有特权见到上帝的子民表示最深切的感激。2SG 141.2

    “我讲了为教会赐给我的异象,那些参与抛弃她的人衷心地向她认了罪。那真是感人的时刻。许多人放声大哭。沮丧的人得到了鼓舞和力量。上帝的工作在前进。主为教会行了事,我们欢喜快乐地离开了他们,前往阿姆斯特丹,在那里发现B弟兄正等着接我们到他家里去。我们受到了他家亲切的接待,尽管他们还没有接受我们的信仰。我们与他们一起聚了会。我的丈夫把他的图表挂上,讲了一个半小时。B弟兄很受感动,表示了对他家人的深切关心。他说:‘妻子和孩子们,我要去那个国度,你们愿意和我一起去吗?要是你们不愿意去,就会失去我,这对你们一点好处都没有。我要去,即使独自一人也要去。这是真理;我必须藉着顺从真理来拯救我的灵魂。’他全心向他的家人发出恳求。他们都深受感动。他们将参加在西米尔顿的聚会,我们祈愿主与B弟兄和他的家人同去。弟兄们很渴望我们来到萨拉托加斯普林斯出版报刊。我们一般会遵守教会的决定。” 2SG 142.1

    Larger font
    Smaller font
    Copy
    Print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