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Larger font
Smaller font
Copy
Print
Contents
  • Results
  • Related
  • Featured
No results found for: "undefined".
  • Weighted Relevancy
  • Content Sequence
  • Relevancy
  • Earliest First
  • Latest First
    Larger font
    Smaller font
    Copy
    Print
    Contents

    第二十七章 第二次访问密歇根州

    我们不久又访问了密歇根州。那时我们虽然必须行过许多圆木铺成的道路和泥泞的地方,但我的精力还能勉强支持。2SG 178.1

    我们感觉上帝要我们去访问威斯康星州,便在杰克逊买好晚上十点的火车票。下午五点钟左右,一个外表很令人喜爱的年轻人访问了帕默弟兄的家,问他们是否有书要装订,还说他要乘晚上的火车出去,会在马歇尔装订那些书,几周后带回来。2SG 178.2

    我们预备上车时,感到非常忧郁,就建议一起祷告;当我们在那里把自己交给上帝时,我们情不自禁地大声哭了。我们一路走到车站,心中感觉极为沉重。既登上了火车,便走到了前面一节车去,因为那一节车的座位有高的靠背,我们希望夜里可以靠着睡觉。但车厢已经坐满,我们便退到后一节车厢里,在那里找到了座位。我没有像过去夜间旅行一样,脱下帽子,我们也没有把旅行袋挂起来。我们两人都谈起自己特殊的感觉,都说好像在等待什么似的。2SG 179.1

    火车离开杰克逊站不出三英里,便突然跳动起来,前后猛撞,最后竟停了下来。我把窗门打开,看见一节车几乎是垂直地竖了起来。我听到痛苦的呻吟声,非常混乱。机车已经越出轨道,但我们所乘的车厢还在轨道上,已与前面的车厢脱节,距离它们约有一百英尺。快递车厢被挤碎了,货物四散,多有毁坏。行李车却没有受重大的损毁,所以我们的大书箱也安全无恙。二等车已经被挤坏了,其破坏的碎木和乘客都散布在铁道两旁。我们先前所想找位子的那个车厢也受到严重的破坏,其一端竟高高的支在空中。车钩并没有坏,但我们的车已经同前面的车脱了节,好像是有天使把它们分开来一样。另一辆火车预期在几分钟后要经过,引起了极大的骚动。车厢的碎片被用来燃起大火,人们向着预计火车要来的方向在铁轨上举起火把行走。我们迅速离开了车厢,我的丈夫用双臂抱着我,涉过水,把我放在围墙上,恢复一下体力,又抱着我穿过一片沼泽地,到了干线上。有四人死亡或受了致命伤。其中一个竟是所提到的那个年轻的装订商。有许多人受了重伤。2SG 179.2

    我们走了半英里到了一处住所,我留在那里,而我的丈夫则与一位报信者乘车去杰克逊请医生。我便有机会细想上帝对那些侍奉祂之人的照顾。是什么使车厢脱节,使我们的车厢在后面留在轨道上的呢?我蒙指示看到一位天使奉差来保护了我们。我们约在两点钟到了杰克逊S 弟兄家,因上帝的保护关照而对祂充满了感激。2SG 180.1

    我们乘下午的火车到威斯康星州。我们对那一州的访问颇蒙上帝赐福。我们努力的结果使多人悔改归主。然而这是一个艰难的工作园地。主加添我的力量,使我能胜任这次艰苦的旅程。2SG 181.1

    我们从威斯康星州归来时疲惫不堪,渴望休息,但因看到妹妹安娜患病而不能安心。我们不在的时候她改变了许多。我们还发现弟兄姐妹们在我家聚会。我们不能休息,只得参加聚会。忙完聚会之后,班斐姐妹又被疟疾打倒了,因这种极其痛苦的病受了几个星期的苦。那是一个多病的夏天。我们家中深感痛苦,我们感到必须有来自上帝的帮助。我们作了许多热切的祷告,求主使我们家各处都能感到祂的福气。妹妹安娜更是我们恳切代祷的对象;但她似乎没有感到她的危险,没有与我们一起同心合意地为恢复健康而祷告,直到疾病似乎在她身上根深蒂固,使她非常衰弱了。2SG 181.2

    种种考验在我们的四围增多了。我们有许多操心事。出版社的同工都在我家里吃饭,所以我们的大家庭竟有十五至二十人之多。数次的大会和安息日的聚会也在我们家里举行。我们不能享受一次安静的安息日,因为有一些姊妹常带着孩子停留一整天。一般说来,我们的弟兄姊妹都没有体会到这些事所加给我们的麻烦,和精神与经济上多余的负担。当出版社的同工一个又一个病倒而需要额外关心时,我就恐怕我们在这一切焦虑和操劳之下无法支持了。我常想:我再不能忍下去了;但考验只有增加,我也很希奇我们却没有被压倒。我们学得了一个教训:就是我们所能经受的痛苦和磨炼,远比我们所想像的为多。但有主时常儆醒着的眼睛垂顾我们,不让我们被消磨净尽。2SG 181.3

    1854年8月29日,小威利的出生又给我们的家庭添了一个负担。但他多少也帮助我少因四围的患难而操心。大约在这个时候,我们接到了头一期伪称《真理使者》的报刊。那些利用这个报刊来诽谤我们的人,曾经因他们的错误和谬见而受到责备。他们不肯领受责备,所以起先用暗中的手段,后来便公开地利用他们的影响反对我们了。这是我们本来可以忍受的,但一些原应该支持我们的人却轻易地受了撒但试探,受了这些恶人的影响,虽然对他们中的一些人相当陌生,竟然欣然同情他们,却收回了对我们的同情,尽管他们承认我们在他们中间的劳苦工作一直显著地蒙上帝赐福。2SG 182.1

    主早已向我指明这一派人的人格和结局;祂极不喜悦那些出版这报刊的人,所以与他们为敌;虽然他们似乎得势一时,并迷惑一些心地诚实的人,但真理终必得胜,而且每一个诚实的人必要挣脱这个迷惑他们的骗局,不再受上帝所轻视的这些恶人的影响;上帝既然与他们为敌,他们就必失败。他们的第一期报刊在我们家放了六个星期,我毫无兴趣浏览它,甚至无意询问其中的内容。2SG 183.1

    妹妹安娜持续衰弱下去。她父母怀特夫妇和姐姐E.坦尼在她患病的时候从缅因州来看望她。安娜平静而愉快。她曾很渴望这次与父母和姐姐的会面。她与他们告别,因为他们要回到缅因州去,她不会再见到他们了,直到上帝呼召祂忠心的儿女出来得健康和不朽的时候。2SG 183.2

    在她生病最后的日子,她用颤抖的手把自己的东西整理得整整齐齐的,并按自己的心意处置了它们。她表示非常希望自己的父母接受安息日,并且住在我们附近。她说:“要是我认为会永远这样,我就会死得心满意足了。”她用瘦弱颤抖的手最后所做的,就是给她父母写了几行字。上帝岂没有重视她的遗愿和她为父母的祷告吗?现在他们都在遵守圣经的安息日,并且幸福地住在离我们家不到一百英尺的地方。2SG 183.3

    我们非常惦念安娜,原希望留住她与我们在一起;但我们不得不合上了她的眼睛,埋葬她使她安息。她久已在耶稣里怀有盼望,她也高兴地盼望着复活之晨。我们把她葬在芒特霍普墓地亲爱的拿但业旁边。2SG 184.1

    Larger font
    Smaller font
    Copy
    Print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