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Larger font
Smaller font
Copy
Print
Contents
  • Results
  • Related
  • Featured
No results found for: "".
  • Weighted Relevancy
  • Content Sequence
  • Relevancy
  • Earliest First
  • Latest First
    Larger font
    Smaller font
    Copy
    Print
    Contents

    第二十九章 从苦境转回

    自从我们迁到巴特尔克里克以来,主就开始使我们从苦境转回。我们在密歇根州遇到一些同情我们的朋友,他们都乐意分负我们的重担并供给我们的需要。纽约州中部和新英格兰,特别是佛蒙特州的一些可靠的老朋友,很同情我们的苦难,并准备在患难中随时帮助我们。2SG 193.1

    在1856年11月巴特尔克里克会议中,上帝为我们行了奇事。上帝的仆人们用心研究了教会的恩赐。既然上帝因这些恩赐一直遭到轻视和忽视而向祂的子民表示不悦,就有祂再以笑脸对待我们的愉快前景。祂会恩慈地再次把那些恩赐赐给我们,那些恩赐也会活在教会中,鼓励灰心的人,纠正和责备犯错的人。有新的生命注入了圣工,我们的传道人的工作也有了很好的成效。我们所出版的书刊有了销路,结果证明正是圣工所亟需的,打了折扣把它们交给委员会印出来,我的丈夫就能偿清他的债务了。他的咳嗽停止了,肺部和喉部也不再疼痛了,他渐渐恢复了健康,以致在安息日和第一日都能很容易地讲道三次。这个复原的奇迹乃是出于上帝,所以一切荣耀都当归给祂。最近的四五年是我们一生最快乐的日子。2SG 193.2

    那伪称为《真理使者》的期刊不久就销声匿迹了,而那些借着这刊物进行宣传的捣乱分子也分散了。我们离开他们和他们所编造的谎言。他们必要向上帝交账。他们一切的罪孽都如实地记载在天上,他们必要按照他们的行为受审判。2SG 194.1

    《评论与通讯》、《青年导报》和书籍的出版是在极其令人气馁的境况下开始的。当时赞助和支持圣工的人很少,而且一般都是穷人,藉着极度的辛劳和节俭,真理才得以发表。有几年我们或多或少连适当的衣食都没有,并且放弃了必需的睡眠,二十四小时中有十六到十八个小时都在工作,因为缺乏推进工作的钱财和帮助。2SG 194.2

    此外,现代真理当时并不象现在这么清晰。它一直是逐渐展开的。需要大量的研究和切心的查考,才能环环相扣地把它发表出来。藉着关怀牵挂、不断的努力和压倒一切的渴望,圣工才得以推进,直到如今现代真理已经清晰明了,其证据也令正直无偏见的人确信无疑。如今做《评论与通讯》起初做的工作已经很容易了。2SG 194.3

    在尽力使《评论与通讯》和《青年导报》的付费订户数量足以满足开支,并且发表众多传单、小册和书籍时,我丈夫几乎丧命。他便把一切都交到出版委员会手中,作为教会财产。就象一个人白手起家要改善一个新农场,及至他耗尽壮年的力量改善了它之后,便把它给了他人。自从1855年12月1日起,我的丈夫便因他在《评论与通讯》办公室的服务而每周领取四美元九美分。他本来可以多得一些,但他选择不拿。我说这些话没有一点抱怨的情绪。对我来说,在这本书中陈述事实是一件乐事。我们一直选择为圣工的益处行事。圣工的兴旺以及它真正朋友们的信任对我们来说比今生的美物有超过千倍的价值。我们得以摆脱了贫乏,而这对一切真正相信第三道信息的人来说就足够了。因此我们感到对上帝充满了感激。我在此要向我们的朋友们表示感谢。首先感谢那些借钱给我丈夫出版书报而不要利息的人。这使他能以最低的费率购买股份,发表我们大部分的书,维持他的业务以致得益。如此放在他手中的10%的利息总计近一千美元。他认为这对他来说值20%。要不是因为这样,出版社肯定已经倒闭了,除非以某种别的方式得到了扶持。其次,感谢我们众多的私人朋友,他们一直很慷慨。我给他们中的许多人寄过几辑证言,作为回报,有些人竟给我寄来十倍的款项,有些人寄得更多。一些从未帮助过我们一毛钱的人,却似乎不高兴见到我们摆脱了贫困和依赖;但是主既已使我们的私人朋友们有心帮助我们摆脱贫困,好使我们的见证不致因难堪的依赖感而受损,我就看出那些人是无可奈何的。2SG 195.1

    1855年12月,我摔倒并扭伤了脚踝,使我拄了六个星期拐杖。这种限制对我的肺有害。我在痛苦的状态参加聚会,设法为一些似乎显出兴趣作基督徒的人劳苦作工,使他们受益。有一次聚会结束时我感到很疲惫,但有人邀请我们去S弟兄家探访,并为他们一些受苦的孩子祷告。我的理智告诉我,我没有力量做更多的事了;但最终还是同意去了。在祷告的时候,有什么东西似乎在撕扯我的左肺,我很痛苦。回家后,我不能进行长呼吸,我的肺似乎胀满了。我们一家俯伏在主面前恳切祈求,好使我得到缓解。我得到了缓解,但肺部却出血了。从那时起我的左肺就没有完全脱离疼痛。此后我的头又麻木沉重地痛了三个星期,疼痛就变得剧烈了。我千方百计想解除痛苦,却摆脱不了。我的大脑发炎了。我恳求在我身边的人不要让我睡着,恐怕我会永远不省人事。我不期望活着,希望在我还有理智的时候把我的时间花在与我的丈夫和孩子们谈话上,并把他们交在上帝手中。有时我神志恍惚,然后又意识到我危险的状况。我的丈夫叫了几位有信心的人来为我祷告。主的灵临到我身上,我充满感恩的感谢升达我们的大医师,祂满有仁慈地搭救了我。2SG 196.1

    1856年5月在巴特尔克里克举行了一次集会。我们在非常忙碌地为聚会作准备时,约有二十个月大的小威利正在屋子周围玩耍,我震惊地听到了一声痛苦的尖叫。简.弗雷泽姐妹把我的小孩子带到我面前,显然没命了。他被发现头朝下掉在一个浴缸里。弗雷泽姐妹注意到一种微弱的咯咯声。他的小胳膊小脸成了紫色的,显然没有气息了。我们割开他的湿衣服,并在草地上滚动他,那时他显出了一丝生气。我们把他带到火炉前,用加热的法兰绒给他的身体产生一些热量。他呼吸得很困难。我亲吻了他,他无力地睁开了双眼,设法用他苍白冰冷的嘴唇回报爱的记号。2SG 197.1

    主保留了我们爱婴的性命,尽管一切外在的表象都显明他已在死亡的怀抱中了。我们对上帝多么感恩啊,因祂怜悯我们。当我在寂静的晚上听到喊声说:“孩子丢了!”的时候,感到心情很沉重,然后便听到有人描述某个母亲的小孩命运不定。我把我的小威利搂在胸前,想到我们几乎失去我们亲爱的儿子。2SG 198.1

    但我们还要经历另一次严峻的考验。主在聚会时赐给我一个非常严肃的异象。我看到在场的有些人会成为虫子的食物,有些人会遭受七大灾,有些人会在基督复临时得以变化升天,不尝死味。班斐姐妹在我们离开礼拜堂时对一位姐妹说:“我感到我是一个不久就会成为虫子的食物的人。”聚会星期一结束。星期二班斐姐妹显然健康地与我们一同用餐。然后她照常去了出版社,帮助发表报刊。约两小时后我就被叫去了。班斐姐妹突然病得很重。我的健康虽然很差,还是赶紧到受苦的克莱拉那里去。几小时后她似乎好些了。第二天早上我们把她放在一把大椅子里带回家,把她放在她自己的床上,她就再也没有起来了。她的症状变得很令人担忧,我们担心已经烦扰她近十年的那个肿瘤在体内破裂了。确实是这样,而且坏疽在发展。2SG 198.2

    星期五约七点钟的时候她睡着了。她一直保持清醒,直到瞑目。她说她的人生旅程就要结束了,还说她一点都不害怕死亡。我们同心合意祷告,她作了回应。她亲吻了我们,并向我们深情地告别。她似乎很挂念我的健康状况,要是我显出痛苦她就感到忧伤。我们没有为她的去世准备好。失去她是活生生的损失。她八年来分享了我们的喜乐,分担了我们的磨难,从未有过不忠实的表现。我们想念她愉快的陪伴,她姐妹般的友爱,和她在我们家中的操劳。我们把她安葬在巴特尔克里克的墓地,直到睡了的圣徒醒来得到永生的时候。2SG 199.1

    紧接着班斐姐妹去世,我的健康状况迅速衰败下去。我咳嗽得很厉害,还咳出了血。我以为我不久就会跟着她下到坟墓里去了。在蒙特里有一场帐篷大会,我们受邀去参加。我最担心的是我的孩子们。我怎么能离开他们呢?他们一直那么缺少我们的关照,他们需要有一个能对他们感到关心之人的关照。我带着一位母亲最痛楚的感情离开了他们,并且这样想:我这次离开他们,或许不会蒙允许活着回到他们身边了。一位姐妹使我确信我的孩子们不需要我操心,他们会得到特别的照顾。我很痛苦地乘车去了蒙特里,几乎咳嗽不停。2SG 200.1

    安息日早上我们去一个小树林祷告。我们不久就要到帐篷那里去,我非常疲惫,每次都不能长时间坐着。我们想要恳求主赐下祂扶持的恩典。我们在那里把我的情况交给了主,并且要求祂赐力量和恩典的应许。祂在地上时总是同情人类的祸患。主的灵临到我身上,我们便坚定地倚靠上帝的应许,前去聚会了。我在那次聚会中作了五次见证,并且继续健壮起来。我的咳嗽虽然没有立刻离开我,但我知道主已赐给我力量,因为我需要力量;惟有祂的能力才使我完成了那次聚会。2SG 200.2

    我回到家的时候,发现我的孩子们已被我们曾确信会给予照顾的人们忽视了。我感到忧伤。我最担心的就是我的孩子们,要培养他们没有坏习惯。我们的工作一直要旅行,然后要写作和出版。亨利曾离开我们五年,埃德森也只得到我们很少的照顾。在罗彻斯特,多年以来我们的家庭人口多。家就象一个旅馆,而且我们许多时候都不在家。当我想到我的处境与别人的反差时,常常感到忧伤,别人不必操心负责,总能与自己的孩子在一起,劝勉并指教他们,几乎把他们的时间都花在自己的家庭里。我也曾问过:上帝岂是这么需要我们,而不让别人背负担子吗?这公平吗?我们就得这样从一件操心的事忙到另一件操心的事,从一部分工作赶到另一部分工作,几乎没有时间养育我们的孩子吗?许多夜晚,在别人熟睡时,我却痛苦哭泣。我会规划某种对我的孩子们更为有利的课程,然而不利的环境往往把这些计划一扫而空。我对孩子的过失非常敏感,他们犯的每一个错误都使我心痛,以致影响我的健康。2SG 202.1

    我希望有些母亲能短时间处在我多年所处在的状况之下;那样她们就会重视她们所享有的福惠,也能更好地同情我的困窘。我们为自己的孩子祈祷操劳,并且约束了他们。我们没有忽略刑杖,但在使用之前先设法使他们看到自己的过失,然后与他们一同祈祷。我们力求使孩子明白,如果我们原谅他们的罪恶,上帝就不悦纳。我们的努力对他们有好处。他们最大的快乐就是让我们快乐。他们虽难免犯错,但我们相信他们仍是基督羊圈里的羔羊。2SG 203.1

    Larger font
    Smaller font
    Copy
    Print
    Contents